• ……2011-12-28

    Tag:

    很久没更新了。

     

  • MINIBOOK@今日早报2010-11-11

    Tag:

    对,你没看错,不是MINICOOPER,是MINIBOOK。这个概念来自btr,他写了很多一百字的小说,冠名为“迷你裙小说”,迷人得要命。MINIBOOK也是迷人得很,小身材大味道,有营养却不影响消化。

    用一个晚上翻完了《庸见词典》,本想用笔圈出精彩之处的,后来发现圈出来的比不圈得多,遂放弃。随便摘录一些庸见:“交易所:舆论的晴雨表。”“名流:名流!打听他们私生活最琐碎的细节,以便可以贬低他们。”“圈子:总该加入一个。”“女人:亚当的一根肋骨。不要说‘我的女人’,而要说‘我的夫人’,或者说得更好‘我的另一半’。”这本一百三十来页的小书极其轻巧,背后却站着一位巨人,那就是文豪福楼拜先生。他用一本小书嘲笑了“资产者” 的种种成见、偏见、定论,福楼拜这位力图超越时代的创新者,早就想把当时的世态揶揄一番,今天看来,仍对人性有着辛辣的讽刺意味。

    我面对着一整页一整页的小圈圈,心想,所谓经典就是,无需标榜自己与时俱进,因为它早就超前太多了。这本书更加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念,就是:经典的书都很薄很薄。

    不过经典归经典,经典免不了被平庸利用。这本书还有以下用途:编辑短信成为段子、放在MSN的签名上以幽默示人以便搭讪、以及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还有一本正在慢慢阅读的小书,更是MINI得过分。它只有七十来页,且做成了窄窄的开本,精装,乍一看甚至很像饭店侍者夹账单和找零的夹子!不过,如果你没有准备好合适的心情和相对安静的时间,你还是别去打扰这本奢侈的小书吧。这本名为《致D》的书,是一封信。“你是那么高贵,俏皮——witty,几乎无法翻译成法文——美得如同一个梦。……一个月后,我在街头又遇见了你,看着你舞蹈般的步态,很是着迷。”

    这不是一封情书,但比情书更加深情,它所涵盖的,不是文学意义上的爱情,也不是哲学上的爱情。它传达的爱,是关乎幸福的相互创造,没有他便没有她,没有她也便没有他,缺一不可,弥足珍贵。在这两个人面前,你或许会自问:“我经历的这些算不算爱?”我不是鼓励大家看了这本书之后都分手去找下一个真爱,而是想说明,在这本书里,你可以看到爱情最美最可贵的点在哪里。八十四岁的作者高兹为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的妻子写下的这封情书,平静、深情,值得你花两三个晚上细细读完。

  • 800万的活法@今日早报2010-11-01

    Tag:

    办公室的女孩儿听说有人花800万在西康路买了一个房子,就炸锅了。如果我有800万,我会过怎样的生活呢?有人说,花500万买个别墅再周游世界。我以为,不妥,你要把别墅留给保姆享用吗?如果我有800万,我就立马环游世界去了。其实,我要是有80万我也打算这么干了。只不过我不敢说出来,怕人家笑话。

    80万有什么了不起?舒国治同学,身无分文照样游走。他除了《理想的下午》之外,最近又出了一本《流浪集》。我特别喜欢这本从内而外都透着股散淡劲儿的书。特别是书里赠送的书签,是舒国治用圆珠笔写的字扫描后印刷的,几可乱真,有点小幽默。“世道再难,也要呼吸顺畅。”我特别的赞同,在这个天干物燥的秋天,好好读一读舒国治。自觉地从各种生活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回到自然状态,去体会无拘无束的平常生活。“每日起床后,只在直直横横十几二十条街巷穿梭,吃馄饨的摊子、买烧饼的小铺、喝甘蔗汁的店家皆相距不远。杂志社要交大开本刊物给我,皆麻烦他们留置某几个咖啡店,我随后步经手取便是。”这是舒国治的舒式生活,我也赞同腰封上的话“纯粹的流浪。即使有能花的钱,也不花。有了流浪的心念,那么对于这个世界,不多取也不多予。清风明月,时在襟怀,常得遭逢,不必一次全收也。”

    关于流浪的人和流浪的书,之前也推荐过写《不去会死》的那个日本单车热血青年。就好像约好了似的,最近他也有新书出版,名叫《用洗脸盆吃羊肉饭》,豪迈得要命,当然也很好笑。七年半的环球之旅,石田秉持着“抠抠族”的精神:能钓鱼就不上超市,能吃路边摊就不进餐馆……结果呢,除了经常上吐下泻之外,他还邂逅了很多美食:阿拉斯加的帝王鲑和非洲桑吉巴岛的生猛海胆,何者最奢华?雨中从小丘上送下来热乎乎的现烤面包,与玻利维亚沙漠中救命的洋甘菊茶,哪个更能安慰旅人?当然也有很崩溃的,比如说冻到碎成沫沫的洋葱,蔫了的胡萝卜,嘎吱嘎吱响得像玻璃渣似的橙子以及房东家可怕的有堆积肥一般气味的豌豆浓汤……在这本书中你都会知道。

    说到流浪就想起读书时候的一个笑话,有个室友说:“我好想好想去流浪哦,我要带上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去流浪……”另一个损友说:“亲爱的,你那叫旅游!”

  • 事业心2010-05-10

    Tag:

    这段时间我的好友卡美陷入了生规划的瓶颈期。她问我说:“如果去星巴克端咖啡算不算有出息?”显然很有种啊,人家餐厅侍者不是也写出了《多谢你的小费》吗?有事业但心不在,算不算有事业心?

    怎么才算有心?比方说台湾有个庄祖宜写了一本图文并茂的书叫《厨房里的人类学家》。我读下来感觉这并不完全是一本纪录她怎么进修厨艺的书,从某些字句上更觉得是一本高级的人生励志书。庄同学原本是个博士在读生,但是读得很苦,论文也写不出来,苦闷得要命。但是烧起饭来倒是怡然自得,特别是有一次,因为租到了一间有着大大厨房不远处就开设了一间烹饪学校的房子而彻底改变了人生。庄同学放弃了继续论文,专修厨艺,兴致勃勃地把求学经历都记录了下来,读起来很是过瘾。原本她写论文的时候,写两行就要喝喝水,上上厕所,但是学起厨艺来,甚至一整天都没想起来要上厕所!这是对“有心”作出的最通俗易懂的注脚了吧。

    很巧的是,书本总能成为通往一个又一个故事的钥匙。庄同学的偶像是茱莉亚。她是谁呢?如果你看过一部叫做《美味关系》的电影的话,应该就会记起来了吧。这位美国家喻户晓的名厨三十七岁才开始进入蓝带厨艺学院做菜,从此为之疯狂,并写出了一本《我在法国的岁月》。这个茱莉亚又是如何影响到了另一个人物呢?《美味关系》中,还有一位叫做朱莉的人,她的事业原本也是枯燥乏味,却因为偶然间得到了一本茱莉亚的书而发生了改变,成为了做菜狂人和美食明星。现在,这部电影的同名书也出版了。我很想对卡美说,如果想去端咖啡那就放心大胆地去端吧!

    但凡对自己的事业能够津津乐道的人都是幸福的。在这里还要向各位推荐佐伯千津的《美肌有道》。这是我读过的所有美容书里最有幸福感的一本。佐伯老师是一位值得人尊敬的女士,虽说时候也蛮搞笑,会为了想吃某地的包子而让出版经纪人组织去当地签售,但根本上她是个珍惜并爱着自己事业的人,每天给为数不多的客人做过美容之后,会吃上一碗茶泡饭,那一刻,佐伯老师说她非常幸福。

  • 吃得下,过得去2010-05-10

    Tag:

    胃病的那几天,难受得要死,好不容易痊愈了,吃下第一碗米饭的时候,简直要激动得流泪。你体会不了那种想吃但是不能吃的馋的感觉,百爪挠心,加上正在看《下厨记》,简直就是自虐。

    《下厨记》这本书,注定是不能在短时间内看完的,因为它的每一篇都很诱人,除了描述色香味之外,还连同回忆一并端上,并且告诉你怎么做才最好吃,你会恨不得马上就吃到一份苏式红烧肉或者是当下冲去超市买些原料做一份甜椒炒童子鸡之类的。作者叫邵宛澍,封面做的极低调,纯色加一些手绘图,像是线描图一般,给人感觉是一位老先生的作品。我翻了作者简介才知道,这位邵先生/女士是70后生人。也难怪,他/她写道念书的时候在拍档吃葱油翅尖让我觉得温暖,第二天就做了一盘葱油鸡中翅。生活改善了嘛。

    看这样的书就觉得很幸福。因为它来自生活,又和生活隔了那么些距离。有点矜持,但矜持是好的。60末的杨葵最近也有一本有趣的书叫《过得去》,封面也是极低调的,相比之前《在黑夜抽筋成长》,这一本的书名实在太淡定太美好了。书是杨葵这些年散文的结集,也是走回忆的路线,讲了难以忘怀的人物和几段过往。篇目很少,《虎坊路甲十五号》、《农展馆南里十号》、《我和我的作者们》、《关于消夜的繁华旧梦》、《老城门边的私家地理》,和书名一样,有一种无所谓的感觉,但你知道事实或许并不是这个样子。

    70后还有一位有趣的人最近出版了新书,赵赵的《随喜》。这一本有点转型,又或者是呈现了以往没有呈现的那一面,稀松随意,是一本图文集。“随喜”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有些知足安慰的味道。图片都是赵赵拍摄的,不那么宏大,是内心戏的那种,沉潜婉转。有点像文德森的《一次》。但赵赵毕竟是赵赵,看到作者简介的时候我笑了。她写:“赵赵,北京石景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