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Y周刊乱翻书2009-10-20

    Tag:

    恋人版中英词典

    郭小橹【著】

    缪莹【译】

    新星出版社

    38

    【采蜜本】

    悲观主义者/乐观主义者

    花瓣是悲观主义者。花瓣会凋谢。

    一个老男人的身体是悲观主义者,东西都在腐烂而分崩离析。

    一个佛教徒在现实中是悲观主义者,但是最终当他面对他的死亡时,他是乐观主义者,因为他用一生的时间准备迎接死亡的平静。

    农民是乐观主义者,因为他相信土豆总是会从土里长出来的。

    渔夫是乐观主义者,因为他知道无论他去多远的海捕鱼,他都将会满载着一船的鱼回来。

    杀虫剂是乐观主义者,它意味着杀掉坏的生命来维持好的生命。

    每个人都试图成为乐观主义者。但是成为一个乐观主义者有些无聊而不诚实。失败者总是比成功者更有趣。

    【乱翻书】

    郭小橹对于我来说,是学生时代那本没敢买回家的《电影理论笔记》。这次她写小说,我觉得会有惊喜。用词条来写无法共生的爱人关系不是没人试过,但用崩溃的英语来写,多少需要一些勇气。

    无奈的是,从英文翻成中文,译文太过流畅以至于作者的用心损失不少,孤独感更是不见踪影。最最令人震惊的是书的装帧,如果有机会,我想问问郭小橹是怎样通过这个方案的。大红大紫,做到了撞色,但没撞出什么结果;书内手绘图完全没有必要;扉页的底纹用了民间画布的元素,但晃得人眼花,几乎成了阻碍翻开这本书的理由;而封面,简直让我无法忍受以至于想要扔掉,如果说想要营造词典的感觉所以书名用了烫银,那么还情有可原,但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两朵水仙花出现并且烫上了磨砂、亮粉颗粒的UV涂层。

    封底上有郭小橹的一句话:以后不会再用英语写作,只因无法控制那种美感。

    我只能劝说该出版社:以后雇用设计师的时候请三思,只因读者无法接受这种“设计感”!

    扔掉封面的一瞬间,我发现书脊上还粘着两根所谓的缎带书签……

     

    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

    佐藤可士和【著】

    常纯敏【译】

    江苏美术出版社

    38

    【采蜜本】

    “桌子是用来做什么的场所?”

    没错,正是工作的场所。既非用来放置物品,也非仓库。因此,桌面没有任何东西基本上才是最理想的状态。非摆在桌面不可的东西,大概就数电话和计算机吧?其他顶多放置当下要用的物品,养成工作已结束就收拾干净的习惯,如此一来,就能够像寿司店的柜台,随时保持整齐清洁的状态。犹如寿司师傅切好馅料、捏好寿司、送到时刻前面之后,就立刻擦拭柜台的工作模式。

    【乱翻书】

    我有时候觉得那些教人家办公桌既不能很整洁(看上去没事做),又不能不整洁(看上去太不靠谱)的职场书很扯淡。因为我就是觉得,办公桌一定要很整洁,收工回家前一定要做到好像这个人明天不会来了的样子,是所谓的“放下”和“清净”。所以这本“超整理术”于我来讲实在是心头好,如果没有一道斩断的能力,就不会有大快人心的结果。

    事实上这不是一本教你如何整理收纳的书,反而是从收拾通勤包和办公桌开始,教你如何整理一些无形的东西,最终从空间到信息再到个人思路都做一番彻底的革命。翻开这本有气概的书之后,想要不整理都很难,你不妨就从自己的通勤包开始,先将物品一字排开,再设定优先排序,最后舍弃无用之物吧。

  • 2009-10-162009-10-16

    Tag: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 八百万种死法2009-10-13

    Tag:不高兴

    之前有一个经典推理小说叫《八百万种死法》,不过在我看来,八百万种死法也抵不过一种,那就是被新闻气死。

    出租车涨价就不说了。昨天听到说,部分公路简称统一(这当然是好事),转而就不对了,说希望司机们都能记住公路代号,因为今后大部分指示牌上都不显示中文简称。

    有一个司机,对着公路代码,想啊想啊,后来他就撞车了……

  • 感谢世纪文景2009-08-28

    Tag: 高兴

    好书都是口口相传的。

    我爸在报上看到《认得几个字》,借着快要过生日的名义,点名要看签名本。于是我就托了牛蜗蜗同学,可惜书展太忙没签上。好在大春又北上去了京城,牛蜗蜗说交给文景北京的同事去办。

    今天我收到了一个牛皮纸袋。

    上面写着:“xx收,转牛蜗蜗说的那个丽洁mm。说是给丽洁爸爸过生日用。”

    里面有一本《认得几个字》还有一本《聆听父亲》,都是签了名的。

    太靠谱了。太感动了。我要再去买一本!支持世纪文景!

     

  • 忙完了书展开始看书2009-08-28

    Tag:

    书展期间是没有办法看书的。结束之后买了一些书,包括这本《与神对话》。

    有人开玩笑地说,《与神对话》连载之后就没人买了,因为大家发现看连载看不懂。

    我觉得这是一个玩笑话。这本书很好读,也很难读。但如果我把它比作一锅骨头汤的话,你大可以先喝汤,再去啃那些不好啃的骨头,甚至你也可以不啃骨头只喝汤。

    没有好读或者难读的书,只有好书和不好的书。

    我看前言就觉得它可以打动我,话也说到了点子上。关于人的幸福感,他归纳为,真实,欢乐,爱。

    我私下里觉得,书里很多观点跟《涟漪词》里的很一致,这让我觉得非常的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