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狂人2010-01-05

    Tag: 高兴
    今天揭开'2010年是工作年'的序幕。下午两点开始录节目一直到现在。中途冲出去吞下一客卤肉饭,耗时为老板给两个卤蛋打包并帮我买单。太high了,明天继续。 另请某些网站不要再卖伪书伪碟,尤其是在出版社投了广告的前题下。太给人添堵了。 《小字部分》是办公室新宠,有些人不用焦虑了。 这周要找个时间吃火锅,羊肉的。 各位若有机灵爱胡思乱想且好玩的姑娘可推荐我做实习生么?
  • 新年半天假2010-01-03

    Tag:
    假期三天都在忙,剩下属于自己的只有下午到现在。零九年最后一天做了跨年小排萝卜汤,新年第一餐在家吃做了清蒸鳜鱼,青菜,蛋炒饭。买了一整套《广告狂人》。过瘾。新年依旧胸无大志,所以泡了个澡就满足了。明天有新书《动物老友记》等我开张,还有好喝的“可果美”!还要把“涟漪课堂”办起来呢!
  • 我无法拦住那些找替身帮自己修完学分而自己则一股脑地扎入招聘市场劳力大军的大学生们(新闻里是这么说的),毕竟这个时代谋生并不容易,只不过我还是相信能有一本书,在适当的时候出现,给这些焦虑的年轻人一个警醒——你并不只有这一个选择,况且你并不需要这么着急地去做一个选择。

    这本书是孙东纯的《迟到的间隔年》东纯在没有开始他的“间隔年”之前,可以说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白领,领一份说得过去的薪水,周末运动运动,听听歌,做些写写画画的事。但是这个人天生是个“异类”,当他意识到自己有2万元存款足够供他出走一段时间的时候,他决定辞掉工作去远游,不过他没有去游山玩水,反倒是在国外做了一年的义工。

    所以,说到底,孙东纯这个80后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间隔年(GAP YEAR)”也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词。

    大体上说,“间隔年”是指青年在升学或者毕业之后工作之前,做一次为期大约一年的自助旅行并从事和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或志愿者事业,让青年人在步入社会之前体验与自己生活的社会环境不同的生活方式。

    譬如英国的威廉王子在入读大学之前,花了10个月的时间在智利参加环保项目和社区工程,扛木头,劈木柴,教英语。这不是作秀,据统计,英国每年参加间隔年的学生有4万人,并且逐年都在递增,现已占中学毕业生总数的1/3。

    gapyear.com创办人汤姆·格里菲斯说:“好好经营自己的间隔年,对年轻人的未来就业有很大的帮助。这一年的经验,可以对未来雇主展现自己的创造力,沟通能力和决策力。”说的没错,别说是间隔年了,在“粉丝实恋人间》里,身为英格兰足球队粉丝的蓝星人只身一人前往英国追星的经历就为她赢得了一份名企的见习工作。

    除了“间隔年”之外,近段时间还有几个颇有追求的新概念出现在书市。比如《涟漪词》里的“涟漪人”(RIPPLE MAKER),即通过思考来维持正面与愉快的情绪,产生个人内在的涟漪,进而将快乐传递,创造外在的涟漪。相信能够改变自己,也能影响世界。又比如尚待引进出版的《悦日人》DAY MAKER,即提倡普通人的快乐应该来自每天有意识地让别人感到愉悦。相信每个人都有能力将人性美好的部分扩大,改变世界从一天一天做悦日人开始。

      不知道为什么,如果说读书可以改变人生,我很想即将走出校园的年轻人能因为这些书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 胡乱联想2009-12-06

    Tag:

    http://www.wangxiaofeng.net/?p=4378

    三表哥在不许联想上写了一篇海派文化,200多个黑猩猩吵成一团了,基本上胡乱联想。

     

  • WAY周刊乱翻书2009-10-20

    Tag:

    恋人版中英词典

    郭小橹【著】

    缪莹【译】

    新星出版社

    38

    【采蜜本】

    悲观主义者/乐观主义者

    花瓣是悲观主义者。花瓣会凋谢。

    一个老男人的身体是悲观主义者,东西都在腐烂而分崩离析。

    一个佛教徒在现实中是悲观主义者,但是最终当他面对他的死亡时,他是乐观主义者,因为他用一生的时间准备迎接死亡的平静。

    农民是乐观主义者,因为他相信土豆总是会从土里长出来的。

    渔夫是乐观主义者,因为他知道无论他去多远的海捕鱼,他都将会满载着一船的鱼回来。

    杀虫剂是乐观主义者,它意味着杀掉坏的生命来维持好的生命。

    每个人都试图成为乐观主义者。但是成为一个乐观主义者有些无聊而不诚实。失败者总是比成功者更有趣。

    【乱翻书】

    郭小橹对于我来说,是学生时代那本没敢买回家的《电影理论笔记》。这次她写小说,我觉得会有惊喜。用词条来写无法共生的爱人关系不是没人试过,但用崩溃的英语来写,多少需要一些勇气。

    无奈的是,从英文翻成中文,译文太过流畅以至于作者的用心损失不少,孤独感更是不见踪影。最最令人震惊的是书的装帧,如果有机会,我想问问郭小橹是怎样通过这个方案的。大红大紫,做到了撞色,但没撞出什么结果;书内手绘图完全没有必要;扉页的底纹用了民间画布的元素,但晃得人眼花,几乎成了阻碍翻开这本书的理由;而封面,简直让我无法忍受以至于想要扔掉,如果说想要营造词典的感觉所以书名用了烫银,那么还情有可原,但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两朵水仙花出现并且烫上了磨砂、亮粉颗粒的UV涂层。

    封底上有郭小橹的一句话:以后不会再用英语写作,只因无法控制那种美感。

    我只能劝说该出版社:以后雇用设计师的时候请三思,只因读者无法接受这种“设计感”!

    扔掉封面的一瞬间,我发现书脊上还粘着两根所谓的缎带书签……

     

    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

    佐藤可士和【著】

    常纯敏【译】

    江苏美术出版社

    38

    【采蜜本】

    “桌子是用来做什么的场所?”

    没错,正是工作的场所。既非用来放置物品,也非仓库。因此,桌面没有任何东西基本上才是最理想的状态。非摆在桌面不可的东西,大概就数电话和计算机吧?其他顶多放置当下要用的物品,养成工作已结束就收拾干净的习惯,如此一来,就能够像寿司店的柜台,随时保持整齐清洁的状态。犹如寿司师傅切好馅料、捏好寿司、送到时刻前面之后,就立刻擦拭柜台的工作模式。

    【乱翻书】

    我有时候觉得那些教人家办公桌既不能很整洁(看上去没事做),又不能不整洁(看上去太不靠谱)的职场书很扯淡。因为我就是觉得,办公桌一定要很整洁,收工回家前一定要做到好像这个人明天不会来了的样子,是所谓的“放下”和“清净”。所以这本“超整理术”于我来讲实在是心头好,如果没有一道斩断的能力,就不会有大快人心的结果。

    事实上这不是一本教你如何整理收纳的书,反而是从收拾通勤包和办公桌开始,教你如何整理一些无形的东西,最终从空间到信息再到个人思路都做一番彻底的革命。翻开这本有气概的书之后,想要不整理都很难,你不妨就从自己的通勤包开始,先将物品一字排开,再设定优先排序,最后舍弃无用之物吧。